未完的魔咒。天長隧道[1]

「天長隧道」簡介

衛星定位 (WGS84 座標)

東經(E) 121° 21′ 31.1″
北緯(N) 21° 01′ 43.7″

天長隧道位於花蓮縣 秀林鄉 銅門村能高越嶺古道的東段,隧道全長一二七○公尺,左側就是深達一公里的天長斷崖,也因而命名。天長隧道於民國 67.12.18 貫通。能高古道早期是原住民往來的山徑,後來台電在東台灣開發水力發電,並架設東西輸電電塔,將電力傳送至西部,於是便沿著能高越嶺古道修築了保線道路。

天長隧道非常狹窄,而且隧道略呈S形,因此進入隧道車輛尺寸必須限制長 5.5 公尺、寬 2.2 公尺、高2.5 公尺以下,且需收摺後視鏡,以免擦狀山壁。隧道內沒有任何照明設施。隧道內積水最深處超過半個輪胎,一般車在黑暗中涉水而過,多少會出現輪胎打滑的現象。天長隧道是台灣唯一也是最長的一條大理石隧道,也由於岩壁是大理石材質,在車燈的照射之下紋理顯得格外明晰,也特別能體會當初開鑿工程的浩瀚與困難。

龍澗冷泉泉溫約20.9℃,PH值 7.37,屬碳酸泉。其水系屬花蓮溪、木瓜溪。

本篇主要景點:天長隧道、萬榮林道、滿妹豬腳


 


計劃行程

六 (11/19)
7:30 石錠
8:00 茶博館
萬榮林道
夜宿民宿

日 (11/20)
天長隧道
木瓜溪溯溪
台北

萬榮林道 (標高 1230m)
花蓮-銅門 (標高 50m)
龍(瀧)澗冷泉 (標高 388m)
天長隧道 (標高 1350m)
奇萊山莊 (標高 2900m)


出遊成員

  1. 傑克 x 4
  2. 老頑童 x 3
  3. 小宋 x 2
  4. TORO x 3
  5. 大頭 x 3
  6. 蕃薯 x 4
  7. 旺旺 x 2
  8. 射手 x 3
  9. sya x 2

 


旅遊地圖及相關資訊

由花蓮市往吉安,再走台九丙省道往鯉魚潭方向,過了仁壽橋後再走台14線,便可抵達經銅門村,再繼續前行便可達入山檢查哨。至銅門檢查哨後,路況逐漸變窄,探險之旅就此開始。這條路沿著險峻山壁緩緩爬升一千多公尺。沿途經過近二十個隧道,且山谷的木瓜溪蜿蜒清澈,瑰麗景色絲毫不遜於太魯閣。

過了天長隧道再往裡走,沒多久就到了奇萊保線所,也就是奇萊山莊了。您可以選擇在這兒用餐、休息,當然您也可以在這裡紮營夜宿,許多能高越嶺縱走的登山客,也都以這做為休憩夜宿的中繼站。


攜帶物品

  1. 警政署 入山證申請書 2 份 (1 份 2 張) (一份萬榮派出所、一份銅門派出所)
  2. 手電筒
  3. 碗、筷、杯及相關個人用品
  4. 相機充電器
  5. 無線電 (我沒有)
  6. 野炊桌椅

 


旅遊記錄

這兩天短短的時間,大家以「飛飆」的速度來回台北 – 花蓮,總里程數 614.1 km。

19 號一早,大夥在第一個集合地點石碇交流道會合。在這邊遇上了TORO、老頑童、小宋與射手,一看到他們的車,心中便有種預感,這應該不會是趟「普通」的旅程  接著我們在坪林的茶葉博物館會合了其他的同伴,蕃薯與旺旺。在從傑克手中接到他幫我借到的「手扒機」(無線電)後,車隊便浩浩蕩蕩出發。

起初車隊在北宜公路上亂竄時,因為車輛較多,所以我完全無法意識到即將襲來的危機  就在車隊到達蘇澳市區,左轉上蘇花公路的起點後,便是我這輩子第一次開車惡夢的降臨。在山路上持續 50 ~ 80 的狂飆,再加上在山路不斷的要開逆向車道,還是讓我沒法放開膽,遲遲追不上車隊的速度。還好射手與TORO不斷的透過無線電指導我和罩我。車隊往往會先有一位衝到前面的頭車,透過頭車的回報對向來車狀況,跟在後頭的車輛便以這些消息來作為「刷卡」的依據。什麼是刷卡呢?是他們的慣用語,意思就是指「超車」。蘇花公路的這兩個多小時真是開到我快要腦溢血,從來沒開車這麼緊張、這麼累過的。過彎時輪胎不斷的發出ㄍㄧ ㄍㄧ ㄍㄧ的慘叫聲,不用說坐在我身邊的我爸,連我都已經嚇到快要尿褲子了。一路上想跟跟不上、想超超不過、想慢不能慢、想死不能死…MY GOD…而且甭提更恐怖的回程蘇花奪命狂飆,光是這個去程就已經讓我「非常的」印象深刻了!


 

還好,就在這樣驚險的過程中,我們終於抵達了花蓮。這時傑克便建議去吃「滿妹豬腳」。我只聽過萬巒豬腳,什麼滿妹豬腳?完全沒聽過。但在一夥人的覆議之下便火速前往,大約下午一點多的時候抵達。為什麼一定要去滿妹?我想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因為滿妹豬腳的所在地便是位於我們下午的行程 – 萬榮林道的入山口位置。我想也就是因為這樣,它毫無疑問的是大夥的空腹補給站。如果有人也想要去,用個定位系統,尋找萬榮林道,走進去就會經過囉!

▲ 「滿妹豬腳」。有名 (雖然我之前沒聽過) 又好吃


 

這次的行程,主要的目的地及重點便是明天的天長隧道。但前一天當然也不能閒著,殺上萬榮林道為明天暖暖場子當然是必要的囉。吃飽後,大家便興致沖沖的出發前往萬榮林道。花蓮縣萬榮鄉的山區也是管制山區之一,因此在上山之前必須先到派出所報到,之後才能踏入林道。

▲ 萬榮派出所

▲ 萬榮林道的入口。GO!GO!GO!

▲ 山中的美景。林道沿途的景致不在話下,隨處可見涓涓細流、瀑布與翠綠的山巒。還有一處天然洗車機,替大夥的愛車帶來了些清涼。但我想大家在等的應該不是這個    出乎射手的意料,居然原本顛頗的林道,現在都鋪上了平坦的柏油路。此時大夥哀聲四起,我想是這些路會讓老屁股們感到愛睏吧  但說著說著,就在 20 多公里處,頭車的射手回報了一件另大夥精神振奮的消息,就是「看不到柏油路,準備 Off-Road」囉!

▲ 萬榮林道崩坍的一處

▲ 大家還真是只要有泥巴的地方就想闖,有水的地方就想溯溪。你瞧!傑克、大頭、小宋、老頑童,居然看到路邊的小溪就討論起來了!給你們拍拍手啦

▲ 天然洗車機之 大頭與老頑童

▲ 天然洗車機之 TORO

  在走了一段路後,不一會車隊便停在一個 U 字形的大彎上。路還走不到一半,我們家小象已經在為自己骯髒不堪的身軀哀嚎了。

▲ 我們家在地上「滾」過的小象

▲ 溜冰地形。滑滑樂

▲ 又一個小坍方

▲ 髒到不行的大頭的車。玻璃上完全是泥沙!!

← 恐怖的位子

▲ 第 N+1 個坍方的地點


  萬榮林道的照片就到這了,為什麼沒有後半段呢?因為後半段我們趕下山時,大頭、旺旺、小宋、TORO、老頑童在前面舉行拉力賽,在暮色即將籠罩的的傍晚狂衝下山,我和蕃薯兩台沒改裝過的,一方面對地形不熟、一方面沒改裝過底盤過低、最重要的是我技術又不好,所以傑克與射手便被卡在我後面  嘿嘿,傑克、射手我這是戰術啦!留些猛的在後面,這樣我出事的時候才有人好幫忙呀  可是這段路還真的是讓我原廠的塑膠底盤「重傷」!還有很多次在衝下山的半路上嚴重的打滑,超驚險!!

我想油門一直踩太輕,不習慣重踩起步或是重踩加速,應該就是我第一天跟車隊跟得很辛苦的主因之一。在回程在市區的路上,旺旺帶著龜速的我,我想他已經快要抓狂了吧,他一定覺得怎麼可以有人開得這…..麼慢阿 可是…可是我已經很努力在跟了說,旺旺是你開太快了啦!對對對,一定就是這樣  但這也就是我第二天蛻變的主因,不能再被嫌慢了  對一個男人,只有被形容久,沒有在被說慢的啦。好吧,在這邊說了一個不是很好笑又看不太懂的冷笑話  大家繼續看下去吧!

▲ 夜宿翔廬民宿,真的不錯唷

▲ 其中一棟

▲ 這棟才是我住的

  第二天,大夥興致沖沖的前往我們這次的主要目的 – 天長隧道。一路上大夥興奮的討論著,之前屢屢攻上此地時所發生的意外,導致無法攻頂,這次終於能夠一場宿願。第一次跟來的我,也能感覺到大夥的愉悅。9:30 分我們到達銅門派出所,並辦理好上山的相關事宜。

▲ 銅門派出所

▲ 楊清橋上的分列式,我的車在左二 (相機夠廣角吧!嘿嘿,其實是接起來的照片啦)

▲ 前往天長隧道的沿途就是過不完的狹窄山洞

▲ 數不清的山洞

  沒想到,我們要征服天長隧道的噩耗就在我們到達磐石保線所時發生了。在馬路的中間有個阻止遊客進入的障礙物橫在路中,旁邊有個告示牌寫明目前 因路線施工而無法通行。這個消息,我們也從待在保線所的員工口中證實了。天底下就是會有這麼倒霉的事情,依原住民的說法,這條道路,昨天通,明天也會通,就是今天在施工@@ 瞎米!!!最好是這麼巧~  誰!到底是誰!這麼帶賽!說!    這還真是個令人不解的魔咒,車友中一堆人都曾試圖攻頂過這,但總會有些意外事件,這次也不例外。魔咒阿,魔咒!

右圖是磐石保線所,所有攻頂的希望就在這邊破碎了。哈哈,忘了附註,右圖是「磐石保線所…..通往WC」的路線   下面這張才是磐石保線所的招牌。

▲ 這才是磐石保線所

▲ 令人痛撤心扉的告示牌 (借用射手的照片)

▲ 令人痛撤心扉的路障 (借用射手的照片)

鬱卒歸鬱卒,民生問題還是得解決。下面這張是大夥在張羅中餐,而我又插不上手時為大家拍的照片。你可別以為這是園遊會,你所有看到的吹事帳、瓦斯爐、桌子、椅子、蒸籠、水袋、晾乾鍋碗瓢盆的吊籠、冰桶、移動式廁所,還有一堆好吃的食物,牛肉麵、羊肉爐、熱狗、香腸、蛋炒飯、煎羊排、煎牛小排、炒肉絲、湯麵、蒸餃…一堆我想都想不到的東西,居然就這樣裝在大夥的後車廂,所以這兩天一共在戶外吃過兩次,兩次可都讓我沒有絲毫在外打野食的感覺

▲ 鬱卒的一群人在龍溪發電廠的門口搭起了炊事帳

  吃完中餐回程的路上,大夥真的很喪氣,跑了好幾百公里,從台北殺到這,居然會這麼的不幸!下午 14:05 在索性回程的半路上,大夥發現了左手邊的一個山洞,經過一陣討論,由老頑童進去探路。隔了 15 秒後,無線電傳來老頑童的聲音,通知大夥這是條還不錯的 Off-Road 路線,在面對天長隧道的失望後,這當然是不無小補。大家立即跟上老頑童的腳步,一輛一輛慢慢的駛入這條路線。但這條路線並沒能好好安慰大家受傷的心靈,走沒多久後便沒有繼續前進的路,因此各自找地點迴轉,繼續踏上哀怨的回程。

▲ 這就是半路發現的小山洞(借用車友「射手」的照片)

  在回程下山的路上,半路飄起了小雨,真是讓人心情更悶了,從無線電中大夥的語調,就可以更清楚的感覺到那種失望。但就在這時候,旺旺看到木瓜溪河床有別的吉普車下去,傑克和TORO看到後也非常興奮的附和,便開始了這一段令人意外的溯溪行程。起初看大家一台一台的過去,我還是毛毛的,站在岸邊按兵不動,假裝在幫大家拍照,忙得抽不開身,沒時間去開車的模樣。但在蕃薯的原廠未改裝小黑象也勇敢的衝過河後,我便三步併做兩步的衝向我小象的駕駛座,準備來去「溯溪」囉。

▲ 首先打探敵情的先發步隊 – 大頭。其實光是要下水前的石頭路,就已經走的我有點心驚膽跳了。

▲ 大頭游~游~游~

▲ 上岸時打滑。嗯!這條路線有點風險

▲ 被射手發現另一條較安全的路線。好啦,就是這條啦!

▲ 準備溯溪囉

▲ 衝!衝!衝!

▲ 平安上岸

▲ 我還是泡在水裏

▲ 又衝了一次,上癮了!

▲ 上岸

▲ 這是什麼?這是一群瘋子


  這一路下來車上的淤泥以及大夥苦悶的心情,就在這嘩啦嘩啦的水濺聲中一衝而散。沒有了天長隧道,老天還我一個溯溪之旅;那我沒有女朋友,老天你要還我什麼  我又說離題了!

再來要說的,便是斷魂的回程。為什麼說斷魂?當我們從花蓮太魯閣離開時約傍晚 17:00,天色已經轉黑了,很不湊巧的是下著小雨,再加些不知道是不是叫做落山風的強風。儘管如此,車隊居然在晚上約 18:20 就通過了蘇花公路,到達蘇澳。在「蘇花殺手」大頭的帶領下,整個車隊跟發了瘋似的狂衝,驚險的過程讓我和我爸都快要腦充血了  能刷卡,就刷卡;能逆向,就逆向。刺激的程度完全更甚於前一天的去程。蘇花公路共耗時 1:20!這有多快?你也走過一次就知道了。

在這一路的殺敵過程中,幾乎一切順利。唯一讓我們倍感吃力的,是當車隊進入南澳前,在公路上遇上一台大遊覽車,而他的車速也不慢,因此一直找不到刷卡的機會。後來射手在看了導航之後,以無線電通知大家,將會進入一段雙向共四個車道的直線路段,必須要好好的利用。車隊一行在過彎進入這個路段後,無不加緊油門往前奔馳。誰知道,遊覽車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居然和我們的車速一模一樣,看看車前方的車速,X!已經時速 11x km/h 了。這台遊覽車是瘋了嗎?居然在和大夥拼速度,但實在也拿它沒輒。後來還好靠旺旺勇猛的 Jimny 刷過他之後卡住他,大家才利用這個機會一個接一個的衝了過去。呼~差點一路的威名就毀在一台遊覽車的手中,若真是如此,真叫人情何以堪阿  在抵達蘇澳後,沒有一車的人不哀嚎的,因為實在是太驚險了。但…就當是種體驗囉

在回程的這段路上,雖然是晚上又加上下了點小雨,導致路面濕滑。不過我覺得我對路況的掌握進步了不少,這除了事前晚所提醒自己不要對油門客氣之外,我想射手給我的意見更是受用。在蘇花公路上,關掉了OD檔後,最高的檔位固定在三檔,使得車子的加速和扭力都更靈敏些,不會有前一天的無力感。除此之外,我平常喜歡將座椅退到最後,腳伸直踩油門,這樣開起車來固然舒服,但左邊A柱容易擋住左彎的視線,且對路況的掌握也會較差。我想在回台北的路上,我在這方面有了些修正,讓我稍稍能夠跟上車隊的節奏。

還有,最重要的一個結論!下次出去要記得買保險

 

延伸閱讀

 

※※※ 歡迎加入粉絲團 → sya的旅遊部落格 ※※※

 

 

24 Comments

  1. 射手

    Jimny 車主有正面回應哦~! 準備來個一日遊 , 已請傑克物色地點中 …

    你的時間甚麼時候比較 OK? 我老婆好安排安排…

  2. sya

    哈…我當頭車的情況
    應該是
    「同時有兩群車隊,前面有一串 N 台車的車隊,有自己的頭車。我是後面那群車隊的頭車,只不過,後面這群車隊,車輛數 = 1

    下次會好好跟緊隊伍的

  3. 加菲貓

    我跟了車隊那麼多次,就屬SYA您的遊記寫得最精采!真要給你鼓鼓掌

    雖然此次我沒能跟上,但在您的敘述中也能感受的這兩天大家遊玩的心得,期望下次的活動也能有您的參與!

  4. sya

    嘿!旺旺嫂你好
    原來這麼多人都有常上網的習慣呀

    對呀,我覺得在車上的人應該很難有睡意的呴
    應該是全車的人都「精神亦亦」
    第一次跟這樣的速度
    還能在車上睡著的就太厲害啦

    旺旺的車那天在跑完蘇花後不是說有點問題
    嚴不嚴重呢?
    妳要說服旺旺
    下次再去一次吧
    應該沒有這麼賽的吧

  5. sya

    原來大家都有慘痛的「第一次」
    的確,即使是第二天
    開完蘇花後的雙腳真的是很僵硬

    這一趟有時候
    中途分不太出來無線電中的聲音時
    會亂超一通,的確是有點危險
    我記得 TORO 好想也有叮嚀過
    嗯~這點下次可絕對不能再犯
    要不還真危險勒

    可是不行啦
    射手,如果我每次都是帶我老爸
    那就表示…..
    這樣太慘了啦

    沒錯,我也要再攻上天長隧道!!

  6. 旺旺嫂

    記得第一次的經驗也是一路screaming ,絲毫不會有睡意,聽著車頭通報路況,我比旺旺還緊張,不過,一回生二回熟,完全相信每一位driver的技術,真的很讚!Sya也要加油喔!希望下次與你在一起同遊。

  7. 射手

    場景回到 5年前 , 第一次與車隊(ISUZU 4X4 Club, 都是大傢伙 , Trooper & Rodeo)去花東時 , 感覺與你的描述是有 99%相似度 , 當時只記得全神灌注的盯著前車屁屁一路狂飆 , 深怕一不留神給它跑了 , 蘇花公路一路狂飆下來腿都有點不聽使喚 .  唯一 1% 與你不同的是旁邊坐的是我老婆 , 一路驚叫連連 .  我以為以後再也沒機會出去了 , 可是現在嫌我開的慢的居然是我的老婆大人 .

    默契是與大夥兒培養出來的 , 我們完全相信頭車的指示 , 絕不猶豫 .  可是在沒有把握時絕對會確認路況後再採取果斷行動 .  你這次的表現給你打 99 + 1 分 , 滿分啦~~!!

    下次記得把老爸再帶出來 , 他很好相處的 , 讓他瞭解玩車的人不會變壞 , 喜愛大自然的人更容易相處…, 記得哦 !

    不是傑克帶賽啦~! 是天長隧道不容易讓人家親近 , 所以囉~~, 準備三訪天長吧(傑克不用求我 , 我是吃了秤頭鐵了心 , 一定要再去一次…..)

  8. sya

    傑克,真的會上癮耶!
    今天下午坐在辦公室的座位上
    聽到幾個同事在聊天
    他們好像在聊上下班時間的事情
    結果!他們好死不死,說到「刷卡」!

    一聽到!
    馬上會有想要站起來
    從他們左側身邊超過的衝動

    這樣是不是沒救了
    哈哈哈哈哈…………………. 

  9. sya

    說實話
    去程在蘇花,雖然沒和蕃薯第一次一樣流了一身汗
    可是其實更慘,緊張到快要尿褲子了
    我終於能體會到上次參加NBX活動時
    大家虧他的意思
    改天出去可能就換我頂替他的位子了

    但第一天熬過去後
    就真的比較能享受其中的刺激和新奇了
    超好玩的啦~
    希望下個月能再和大家一起去二子山

    我爸只是比較容易緊張
    但是很開明的
    可是如果我媽上次也在車上
    那我的「第一次」可能就是我的「最後一次」了

    ps. 原來大家都有發現他緊張的表情阿

  10. 傑克

    超級塞亞人,

    我是傑克,這趟路真是辛苦你了!!

    遊記中一再透露出你的恐懼

    但是又無法抗拒的那種迷思

    我想你練成"九九神功"的日子

    應該很快就會到來了喔!!

    我想車隊的默契跟信任是趨使大家能一路狂飆的最大原動力吧

    大家都猜"以後見到你的機會不高"

    但我卻不這麼認為 你應該已經上癮了才對

    只是對伯父很不好意思!希望他別認為我們是一群不良少年亂飆車喔!!!

  11. QQ鴨

    我是射手嫂啦 剛剛看完你的心得報告 只能說你辛苦了 但是很好玩吧 你再跟我們出來幾次 你一定也會變成殺手級的啦 ……但是下次你爸會准你跟我們再出來玩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